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中国合作经济新闻网  > 国内频道  > 农村金融  > 

八年征战 “小贷”还在原地画圈?

日期:2013-11-11  作者:本报记者 刘一凡  来源:中华合作时报

  虽然几年前就曾遭遇“变身村镇银行失败”的重大挫折,如今又在好消息与坏消息轮番上演中艰难前行,但小贷公司们似乎从未放弃快速突围、争取国家政策支持的努力。

    有好消息,也有坏消息,你先听哪一个?

    有关小贷公司的新闻近几个月集中爆棚。走过8年,2013年的小贷公司似乎格外不甘寂寞,在互联网金融受到媒体热捧的日子里,小贷公司不时进入人们的视野,插播几集夺人眼球的悲喜剧。

    正所谓,几家欢乐几家愁。

    先是全国首单小贷公司私募债温州发行,后有江苏鲈江小贷在美上市,不断大胆尝试融资新思路的小贷公司令人刮目相看。然而,就在这边人们因“小贷公司将归类为农村金融机构,将享税收优惠”的消息在坊间热传而浮想连翩之时;那边就有《全国首家被判令解散的小贷公司——广利恒小额贷款股份公司处于破产清算阶段》的新闻让人大跌眼镜。

    虽然几年前就曾遭遇“变身村镇银行失败”的重大挫折,如今又在好消息与坏消息轮番上演中艰难前行,但小贷公司们似乎从未放弃快速突围、争取国家政策支持的努力。

    挥之不去的淡淡哀愁

    快速增长的数据背后,是一批小贷公司苦苦挣扎的身影

    据央行数据显示,截至今年9月末,全国共有小额贷款公司7398家,贷款余额7535亿元,前三季度新增贷款1612亿元。上千家机构已实现对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全覆盖。

    相比6月末的7086家,小贷公司以每天2家的数量增长着;而在开启小贷公司试点的2005年,当年公司数量尚不足10家。

    从开始试点到现在,小贷公司走过了8年的路。“8年对于一个小孩来讲,应该可以跑起来了,但因为种种原因,现在有不少小贷公司还处于仅能维持生存、正努力思考怎样活下去的阶段。”中国农业大学金融系主任何广文说。

    快速增长的数据背后,是一批小贷公司苦苦挣扎的身影。

    小贷公司不能吸储,“只能贷款不能揽存”,其活力完全取决于自身净资本和对外融资监管比例。2008年银监会联合央行发布的《关于小额贷款公司试点的指导意见》规定,小额贷款公司的主要资金来源为股东缴纳的资本金、捐赠资金,以及来自不超过两个银行业金融机构的融入资金,且从银行业金融机构获得融入资金的余额不得超过资本净额的50%。

    在“只贷不存”制度框架下,小贷公司主要以股东投入的自有资本放贷。大部分小贷公司成立不久,就将资本金发放一空。由于资金来源有限,众多小贷公司如今面临“无米下锅”的窘境。

    以浙江温州鹿城捷信小额贷款股份有限公司为例。刚成立时,该公司注册资金4亿元,加上银行融资2亿元,共有6亿元的放贷资金。然而,开业之后没几个月,这些钱便全部被贷光了。现在,他们只能按照“上一笔贷款还回来再满足下一笔贷款”的模式来经营。

    除了融资难题,小贷公司的身份也令其头疼。

    “小额贷款公司经营的是金融业务,但并非金融机构,适用《公司法》,而不适于《商业银行法》,小贷公司缺乏专门的法律依据。”盈科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小贷行业律师孙自通指出。

    “我们做的是金融产品、金融的买卖,营业收入就是贷款利息收入。银行是按照利差来征税,而我们却是按所有的利息收入纳税,综合税率比例在30%以上,现在我们经营成本太高。”中部某省一位小贷公司负责人说。

    政策利好的深深凝望

    小贷公司想要长久地存活发展,仅靠政策扶持远远不够,自身经营管理水平才是制胜关键

    有媒体分析,一旦小贷公司归类为“农村金融机构”的消息得到确认,就意味着小贷和担保公司将获得金融机构的税收优惠,营业税由5%降至3%,所得税由25%降至15%。对小贷公司而言,税收成本的显著降低,意味着留存收益的增加,间接提高资本积累,可以增强行业防风险能力,同时,融资利率也会降低。

    小贷公司税收政策的优惠,在一些地方已经实行。

    浙江省曾出台规定,考核良好的小额贷款公司在试点3年内可享受到营业税、地方所得税全额补助的政策补贴;今年8月份,广东省深圳市发布通知,明确小额贷款公司适用金融企业的税收政策;江苏省小贷公司的征税标准则参照当地农信社的征税水平制定。

    同样来自央行的数据,9月末,江苏省以拥有555家小贷公司排在全国首位。这一方面与江苏自身经济发展息息相关,另一方面得益于该省对小贷公司的倾力扶持。

    而国务院将小贷和担保公司归类为农村金融机构,使其与后者享受同等税收优惠的消息,令不少困顿的小贷公司看到了一丝曙光。

    浙江省杭州市江干区万事利科创小贷公司总经理孙立新曾算过这样一笔账:假如一年营业收入4000万元,利润总额3000万元,按照25%的所得税、5.56%的营业税及附加税,仅是税费就要近千万元。他曾遗憾该公司的增资计划在税收的压力下被搁置,然而,税收优惠政策一旦实行,增资计划也许会再度提上日程。

    东南某省一位小贷公司负责人对同样前景充满期待。他认为,该政策将增强小贷公司的盈利能力,且在贷款定价上也会适度地下降。

    “比如1500万的贷款量,预计资本回报率18%,税收优惠后,部分贷款可以在利率上有更大的议价空间,风险更低的客户,议价时利率更低,相应地安全性更高,提高公司的综合竞争力。同时,这项政策刺激机构和个人参股小贷公司的热情,有利于行业规模扩大。”该负责人称。

    然而,小贷公司想要长久地存活发展,仅靠政策扶持远远不够,自身经营管理水平才是制胜关键。

    8月13日,江苏鲈江农村小额贷款公司在美上市,开辟了小贷公司募资新思路。

    在政策推动和市场竞争的筛选下,一边是积极上市改制,一边却是止步不前。

    北部某省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小贷公司负责人透露,当前该公司存量贷款基本全部为逾期贷款,且存在抵押物贬值和变现难度大等现象,使得行使抵押权执行抵押物的可操作性不强,而走司法诉讼程序又困难重重,致使其当前各项业务停滞不前,公司发展陷入困境。

    针对以上情况,业内人士建议,小贷公司应首先从自身入手,加强自身抵御风险的能力。加强对从业人员的金融知识培训和职业道德、风险教育,努力提高从业人员的业务素质和风险识别能力。同时建立健全贷款管理制度,明确贷前调查、贷时审查和贷后检查的业务流程和操作规范。

    此外,业内人士也呼吁,应尽快将小额贷款公司纳入央行征信体系,调整其向银行业金融机构融资比例上限,可设立针对小额贷款公司的风险补偿专项资金。通过改善小额贷款公司生存环境,帮助其服务的“三农”、小微企业发展壮大。

    而此次将小贷和担保公司归类为“农村金融机构”一旦实现,将加速小贷公司的成长速度。

    “同时也要谨记,国家本意是将小额贷款公司设立到农村,真正为‘三农’和小微企业服务,这就注定小额贷款公司属于小平台金融服务企业,过于放宽政策限制也不太可能。”前述业内人士称。